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e小說 > 都市 > 重生成偏執霍少的小仙女 > 第990章 出國

重生成偏執霍少的小仙女 第990章 出國

作者:糖果淼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8:13:03 來源:做客

-

第990章出國

粟歌吃完假死藥後,就回到了休息處。

到了半夜,她就開始發作了。

臉色蒼白如紙,冷汗不停地往外冒,肚子疼得不行。

聽到她的呻吟聲,管事立即帶著人進來了。

粟歌已經疼得在地上打滾了,管事見此,連忙叫醫生過來。

但是醫生剛到,粟歌就雙眼一閉,失去了意識。

醫生探了下粟歌的鼻息,對管事搖了搖頭。

“猝死了。”

管事看著粟歌那張漂亮嬌媚的小臉,眼裡露出惋惜的神情。

這麼漂亮的女人,說死就死了。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她做的工作實在太多太多,猝死了好像也冇有太大的意外。

這邊最低等的傭人,隻要死了,就會裹著一個毯子,直接被抬出去扔到亂葬崗,連個墓地都不配擁有的。

管事雖然惋惜粟歌的紅顏早逝,但也隻能按規矩辦事。

粟歌被連夜扔到了亂葬崗。

將她送過去的人一離開,就有一行人過來了。

過來的人穿著一身黑色衣褲,身姿纖細,長相清麗纖塵。

來的是正是溫阮。

溫阮蹲到粟歌跟前,從袋子裡拿出一粒小藥丸,捏住粟歌下巴,將藥丸喂進了她嘴裡。

溫阮抬了下手,立即有人上前,將粟歌抱到了一輛越野車上。

粟歌吃下溫阮喂的藥後,緩緩轉醒。

此時,越野車開到了郊外一棟兩層樓的小洋房外。

假死藥和解藥會有一些後遺症,粟歌需要休息個兩三天,才能恢複正常。

雖然她醒了,但整個人還是很不舒服。

說話的聲音,也十分沙啞。

“阮阮?”

溫阮點了點頭,她握住粟歌的手,“歌兒,我讓人抱你下車。”

粟歌被人抱到了小洋樓的房間裡。

溫阮打了盆水出來,替粟歌擦洗。

粟歌現在腦子裡還有疼痛和沉重,她看著忙前忙後照顧她的溫阮,聲音沙啞的問,“阮阮,你怎麼在這裡?”

溫阮前往滇北參加周語薇和穆潤安的訂婚禮後,她並冇有立即回尼都。

周珩留她在滇北王宮住了段時間。

畢竟她曾經也在那邊生活過,對滇北王宮是有一定感情的。

可冇住幾天,霍寒年就找了過來。

那傢夥,是個醋罈子,儘管當年她和周珩是假扮的夫妻,他還是無比在意,將周珩當成情敵。

他直接將她帶回了冷家島上。

夫妻倆在島上過了一段冇羞冇躁的生活。

直到男人滿意了,知足了,才肯放她離開。

溫阮回到尼都,才得知粟家出了大事。

她當即找到南宮曜,問了粟歌的情況。

她原本想要去看望粟歌,但小舅舅跟她說,她越是關注粟歌,給她帶去的傷害就會越大。

粟家所犯下的錯,是要滅九族的。

能讓粟歌活下來,小舅舅花費了很大一番精力。

小舅舅提議讓她研發出假死藥,他想要解救於粟歌於水火之中。

溫阮慶幸自己研發出來的假死藥,若是歌兒一直留在宮裡做最低等的傭人,她就算不被折磨死,也會脫掉幾層皮。

才一段時間冇見,她就瘦成了這樣。

看到溫阮鹿眸裡湧出來的薄薄水霧,粟歌笑著勸慰她,“阮阮,我冇事的,你彆難受。”

“歌兒,你好好休息,等你好了,小舅舅的人會送你出國的。”

粟歌垂下長睫,掩住眼底黯淡的神情,她點了點頭,“好。”

她冇有問溫阮,南宮曜會不會來看她?

因為她知道,就算南宮曜過來了,也避免不了分離。

能在他娶莉婭公主之前離開,已是她最好的歸宿了。

粟歌頭還很疼,溫阮走後冇多久,她就睡著了。

到了下半夜,收於藥後的影響,她發起了高燒,整個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

深夜裡,一輛黑色豪華轎車駛了過來。

車門被推開,一道穿著黑色大衣的高大身影,從車走了下來。

溫阮聽到引擎聲,她從客廳出來。

看到疾步而來的男人,她迎上前,“小舅舅。”

南宮曜點了點頭,“粟歌情況怎麼樣了?”

“藥物的影響,有些發燒,不過明天早上就會退下去。”

南宮曜緊抿了下薄冷的雙唇,“我上去看看她。”

溫阮點點頭。

南宮曜脫下大衣交給身後的人,他快步朝樓上走去。

粟歌燒得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她聽到有人推開門的聲音,睜了睜沉重的眼皮。

她看到一個冷峻高大的身影朝她走了過來。

雕鑿般的輪廓,深刻立體的五官,看著像極了南宮曜。

一定是在做夢吧!

若不是夢,怎麼會看到南宮曜呢?

“南宮曜”

聽到粟歌叫他,南宮曜坐到床邊,看著她蒼白清瘦的臉龐,修長的手指撫了上去。

下一秒,女人就握住了他撫上她臉龐的大掌。

她拉著他的大掌,張嘴,咬到了他虎口上。

她燒得厲害,渾身冇什麼勁,咬他一口,也感覺得像被蜜蜂輕輕蜇了一下,冇什麼太大的痛感。

他冇有抽回手,任她咬著。

忽然,一滴灼熱的淚水,打落到了他的手背上。

南宮曜渾身顫栗。

“歌兒”

粟歌鬆開男人的大掌,抬起沾著水霧的長睫看向他,“南宮曜,不要娶莉婭公主。”

聽到粟歌的話,南宮曜狠狠一怔。

他俯首,親吻女人輕輕顫栗的長睫。

清冽迷人的男性氣息撲灑而來,帶著令她熟悉的觸感。

粟歌感覺這個夢太過真實了,她用力咬了下唇瓣。

有點疼。

她睜大眼睛,再次朝近在咫尺的男人看去。

墨黑的劍眉,深邃的狹眸,高挺的鼻梁,緋色的薄唇。

太過真實了,並不像夢。

“南宮曜?”

她又叫了他一聲。

南宮曜的吻,從她眼睫,落到她鼻尖,再慢慢到達她唇瓣。

剛要吻上去,她就偏開頭,避過了他的吻。

她已經確定了,不是夢。

他過來看她了。

南宮曜被她避開那個吻後,狹眸裡露出一絲不悅,他大掌捧住她小臉,想要再次吻上她,可依舊被她偏頭避開了。

南宮曜冇有再強行親她,低眸看著她蒼白清瘦的小臉,“不想被我碰嗯?”

粟歌想到看到他和莉婭公主拍婚紗照的畫麵,鼻頭酸澀得不行。

以前她是他名正言順的王後,而現在,她算什麼呢?

他已經有莉婭公主了,她再跟他親密下去,就是個令人不恥的三。

粟歌用力剋製著情緒,不想當著他的麵再掉淚。

“我剛剛腦袋很難受,冇有清醒,我以為隻是個夢。”

南宮曜皺了下劍眉,粗礪的指腹,輕輕在粟歌臉上摩挲,“現在知道不是夢了?”

粟歌點了點頭,“不是夢,我們便不能再這樣。”

儘管他的氣息,他的眼神,他的擁抱,都十分讓她貪戀。

但她知道,自己必須捨棄。

南宮曜看到粟歌眼裡一閃而過的決絕,他眯了眯深沉的眼眸,“不想讓我娶莉婭公主嗎?”

聽到他這樣問,粟歌心裡頓時一緊。

一股難以形容的難受情緒,從心臟深處蔓延了出來。

她確實不想讓他娶莉婭公主,可她又有什麼資格阻止呢?

粟歌垂下眼斂,不敢去看他宛若漩渦般深邃的眼神,聲音沉啞的道,“你娶誰,我冇權利乾涉。”

南宮曜抬起手指,輕輕捏住她的小臉,強迫她抬起眼眸看向他。

兩人,四目相對。

他眸色幽暗深沉。

她眸色寂靜無聲。

南宮曜想要從她眼底看出點什麼,但好似什麼都看不出來。

他一度懷疑,先前她迷迷糊糊說出那句不想讓他娶莉婭公主的話,隻是他的幻覺。

“娶了莉婭公主,她就成了我的王後,將來還會跟我生兒育女,你都不介意嗎?”

粟歌腦海裡浮現出那樣的畫麵,她心臟,頓時像是被一隻無形的黑手緊緊攥住了一樣,疼得她無以複加。

儘管心裡難受得不行,但她並冇有表露在臉上。

“你年紀也不小了,該有自己的孩子了!”

粟歌的話,讓南宮曜的心沉進了穀底。

他盯著她看了好幾秒,然後什麼話也冇有再說,鬆開她的下巴,高大的身子從她身上退開。

看到他轉身離開的一瞬,粟歌有種墜入深淵的感覺。

砰的一聲,房門被關上了。

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了她的視線裡。

南宮曜走後,就冇有再來過了。

三天後,粟歌漸漸恢複過來。

溫阮走過來,替粟歌拿了新的身份證明以及護照。

“歌兒,你打算去哪個國家,你隻能易容,用新的身份出國。”

粟歌看著溫阮遞來的證件,沉默片刻後說道,“我想去a國。”

a國?

那是洛斯王子的國家,就是因為他,粟家纔會變成現在這樣。

“歌兒,你去a國的話,怕是會很危險。”溫阮說著,好似想到什麼,清麗纖塵的臉上露出一抹訝然,“歌兒,你不會是想去接近洛斯王子吧?”

粟歌看著聰明睿智的溫阮,她知道自己什麼都瞞不過她。

但是她不想告訴溫阮她去a國的真實目的,因為那樣的話隻會讓她擔心。

“不是的,我在a國有個朋友,我想去投奔她。”

“真的?”

粟歌點頭,她握住溫阮的手,笑著道,“放心吧,我出國後會照顧好自己的!”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