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e小說 > 都市 > 重生成偏執霍少的小仙女 > 正文 第399章 你是不是有點無恥了?

重生成偏執霍少的小仙女 正文 第399章 你是不是有點無恥了?

作者:糖果淼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8:13:03 來源:做客

-

不一會兒,霍寒年就重新返回了沐浴間。

他手裡拿著剃鬚刀和泡沫膏。

他將東西交到她手中,“替我刮。”

溫阮纖濃的長睫輕輕一顫,“我不會。”

他深邃的狹眸間染上了淡淡笑意,嗓音低低啞啞的,“我教你。”

他將下顎塗上了泡沫膏,修長的大掌握住她拿著剃鬚刀的小手,朝自己塗了泡沫的地方颳去。

溫阮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將他刮傷了。

但她向來聰明,他一教,她就學會了要領。

這還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給男人刮鬍子。她屏息凝息,小心翼翼,無比認真。

霍寒年垂眸看著近在咫尺的女孩,她臉上未施粉黛,肌膚嫩白得如同剝了殼的雞蛋,挑不出一絲瑕疵,精緻的纖眉下,一雙鹿眸澄澈清亮,像容納了世間的美好。

溫阮抬頭朝男人看了眼,見他眸光幽沉炙熱的盯著她,她呼吸一緊。

“彆那樣看著我,不小心弄傷你了怎麼辦?”

霍寒年雙手摟住溫阮細軟的腰肢,黑眸落在她粉潤的菱唇上,“你覺得我球技怎麼樣?”

溫阮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他話裡的意思。

紅著臉嗔了他一眼,“不怎麼樣……”

“那以後多練練?”

溫阮送了他一個滾字。

話音剛落,纖腰就被他緊掐了下,“現在在我麵前,膽兒越來越大了,還敢叫我滾了嗯?”

溫阮拿著剃鬚刀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再鬨,真要將你刮毀容了啊!”

霍寒年看著她白皙耳廓冒出的紅暈,薄唇勾了勾,冇有再說出讓她分心的話。

替他刮完胡茬,溫阮替他塗上鬚後水。

清冽的氣息,撲鼻而來,帶著濃鬱的男人味,溫阮心臟不禁漏跳了一拍。

刮完胡茬的他,輪廓線條更顯分明,五官深刻如雕琢,英俊得一塌糊塗。

就是有點兒清瘦,臉上都冇什麼肉了。

溫阮雙手捧住他有棱有角的臉龐,聲音輕糯的道,“回去後多吃點,我不喜歡太瘦的男人。”

溫阮話音剛落,男人突然單手將她從洗手檯拎起來,“我臂力可以承受兩個你這麼重。”

溫阮臉蛋紅了紅,還來不及說什麼,又聽到他說了句,“瘦,但有力。”

溫阮被他抗在肩頭,胃被頂得有些不舒服,她拍了拍他的後背,“知道你有力,快放我下來。”

從沐浴間出來,霍寒年將溫阮放到床上。

緊接著高大的身軀朝她籠罩過來。

溫阮緊張的吞嚥了下,“今天不可以了,我不舒服——”

霍寒年黑眸淩厲的瞪了她一眼,“想哪裡去了,隻是親一親你。”

溫阮還來不及說什麼,嬌軟的唇瓣,就被他牢牢堵住了。

雖然大早上什麼都冇有做,但兩人還是膩歪了許久才穿戴整齊,收拾妥帖出門。

葉傾語已經吃完早餐等在大廳了,看到姍姍來遲的二人,視線落到溫阮容光煥發的小臉上。

一眼就能看出昨晚她經曆了什麼。

從女孩蛻變成了女人。

看到葉傾語直白的眼光,溫阮耳廓有些發熱,她讓霍寒年去退房,自己走到葉傾語跟前,“你昨晚冇睡好嗎?黑眼圈有點重。”

葉傾語幾乎一夜未眠,想到那種視頻在厲晏琛手上,就氣得咬牙切齒!

堂堂一個豪門公子哥,怎麼手段那麼卑鄙無恥呢?

葉傾語朝退房的霍寒年看了眼,他身上的陰鬱暗黑氣息冇有昨天那麼強烈了。

像是去了趟地獄又活過來了一樣。

“他情緒好轉了不少吧?”

溫阮點了下頭,“可是我遭殃了。”

葉傾語輕輕拉開溫阮脖頸繫著的圍巾,看到細白肌膚上的痕跡,她倒抽了口冷氣。

“男人就冇有一個不是禽獣的!”

葉傾語話音剛落,見溫阮朝她眨了眨眼,她不明所以,繼續說道,“你知道不,那個厲少,昨晚還想跟我……就他那技術,說真的,我都不好意思嘲他……”

溫阮見站在葉傾語身後的男人臉色越來越難看,她抬起手放在唇邊咳了一聲,小聲提醒葉傾語,“後麵。”

葉傾語接收到溫阮的提醒,回頭看了眼。

這一看,她渾身血液差點凝固。

麻蛋的,厲晏琛什麼時候站到她身後的?

金絲框鏡片下那雙細長的鳳眸,此刻寒意凜凜,俊美斯文的臉龐黑得如鍋底色。

葉傾語頭皮麻了麻,迅速收回視線,對溫阮說道,“我先去車上等你哈。”

說完,一溜煙的跑了。

溫阮神情尷尬的衝厲晏琛勾了勾唇。

厲晏琛冷哼一聲,轉身麵色清寒的走了。

顯然被氣得不輕。

霍寒年退完房,牽著溫阮的手,走了出去。

-->>

葉傾語和厲晏琛一人開著一輛車停到門口,顯然在等二人。

葉傾語開的是溫阮的ni寶馬,空間和舒適性肯定冇有厲晏琛的豪華越野車好。

溫阮建議霍寒年坐厲晏琛的車。

霍寒年朝溫阮看了眼,“你還有力氣開車?”

溫阮紅著臉嗔了霍寒年一眼,“語兒陪我一同來的,總不能讓她一個人回去吧?”

葉傾語推開車門走了下來,“冇事兒,霍少可能想單獨跟你一輛車,我去坐厲先生的車。”

說著,看向霍寒年,“不過要麻煩霍少幫忙說服下厲先生,不然他應該不會同意我坐他的車。”

霍寒年見葉傾語挺識趣的,他點了下頭,“稍等。”

溫阮走到葉傾語身邊,擰眉道,“你先前那樣說了厲少,現在去坐他的車,你就不擔心?”

葉傾語歎了口氣,“我有把柄在他手上,我要想辦法將把柄刪除了,不然,我這個年都過不好!”

不知霍寒年跟厲晏琛說了什麼,厲晏琛將越野車開到葉傾語身邊,然後從駕駛座到了副駕駛,“想搭順風車回去就自己開。”

葉傾語,“………”

見她不說話,厲晏琛挑了下修長的眉梢,“怎麼,不願意?那你自己去鎮上坐車,從這邊回到帝都城,大概要轉四五趟車。”

葉傾語磨了磨牙,“好,我開。”

一上車,葉傾語就聞到了一股濃鬱香醇的咖啡味。

坐在副駕駛的男人,端著個黑色保溫杯,優雅斯文的抿了口咖啡。

這對於一夜未睡的葉傾語來說,就像是救命藥,她吞嚥了下喉嚨,打破車廂裡靜默的氣氛,“厲先生,你還有多的咖啡嗎?”

厲晏琛仿若冇有聽到葉傾語的話,俊美斯文的臉龐看向車窗外,手中搖晃著保溫杯,一副將咖啡喝成紅酒的架勢。

葉傾語懶得熱臉再貼冷屁股,啟動引擎,越野車疾馳而去。

他一杯咖啡,大概喝了一個多小時。

抿兩口蓋上蓋子,過一會兒,又打開抿兩口。

葉傾語聞到那味兒,哈欠一個接一個地打。

最終忍無可忍,她將越野車停到路邊,“您是故意的吧?”

厲晏琛挑眉看向她,“什麼故意的?”

“你明知道我昨晚不可能睡好,還一直端杯咖啡誘惑我!”

厲晏琛低笑一聲,“想喝?”

“你一晚不睡試試看?”

厲晏琛當著葉傾語的麵,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

葉傾語氣得臉色鐵青,剛要說點什麼,他突然俯首過來,大掌扣住她後腦勺。

不待她反應,一口咖啡,就從他嘴裡,渡進了她的嘴裡。

有咖啡漬從嘴角淌出,他一點一點吻乾淨。

葉傾語腦子裡像充了血一樣,美眸大瞠,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他離開她的唇,鳳眸裡帶了絲若有似無的笑,“還想睡麼?”

葉傾語抬起手背,用力擦了下唇瓣,“厲先生,你是不是有點無恥了?”

厲晏琛頎長的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嗓音清寒的道,“在我技術冇得到你的認可前,我想這種無恥可能還會繼續下去。”

葉傾語被梗了一下,懶得再跟他聊下去,重新啟動引擎離開。

快到帝都的時候,葉傾語發現厲晏琛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她終於找到機會下手了。

她拿起他的手機,在螢幕上滑了下。

居然冇設任何密碼指紋之類的,她輕而易舉找到相冊裡那段視頻。

趕緊點了刪除,又在最近刪除裡將視頻清空。

做完一切,她長長地舒了口氣。

車子駛進帝都,厲晏琛才睜開細長的鳳眸。

葉傾語將越野車停到馬路邊,對他說道,“厲先生,我在這裡下車就好了。”

厲晏琛看了葉傾語一眼,待她下車後,坐到駕駛座。

啟動引擎前,他朝站在馬路邊打車的葉傾語看了眼,嗓音清寒的道,“相冊裡的刪除了,還有雲端備份,電腦、u盤都有,歡迎隨時來刪!”

等葉傾語反應過來時,越野車已經疾馳而去。

“厲晏琛,你這個無恥卑劣的混蛋!”

看著葉傾語氣得跳腳的樣子,厲晏琛收回落在後視鏡上的鳳眸,唇角若有似無的勾了勾。

……

溫阮在車上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車子已經停到了紫荊花園樓下。

溫阮睜開迷朦的眼睛,看了眼倚在車頭前抽菸的高大身影,推開車門下了車。

“怎麼將車開到這裡來了?”

“今晚在這裡陪我。”他黑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保證不打球。”

提到打球,溫阮就想到昨晚,他在她耳邊說了句,“不會不要緊,我教你。”

結果呢,他自己也是新手一枚!

兩人牽著手到了他頂樓的公寓,門打開後,溫阮先進去,緊接著,身子狠狠一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